江苏职业足球频繁解散背后与其超前的青训模式不无关系

目前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分为中超、中甲、中乙三个级别,2020年中国三级联赛总共54家职业俱乐部分布在24个省份。职业足球俱乐部最多的江苏省有7支职业球队,包含了中超、中甲、中乙3个级别;12个省份只有一支职业球队,校园足球分布和职业队密切相关。然而就是职业球队最多的江苏省,在今年却迎来了球队解散的热潮,夺得中超冠军的苏宁和泰州远大或宣布停止运营或者直接解散。这背后究竟是何原因?与其青训的模式是否又有着些许关系?

不同省份职业俱乐部分布不尽相同,总体上可以分为两种。首先就是职业球队最多的江苏省,职业球队分布在南京、泰州、苏州、南通、盐城等地市,呈离散状。

更多数的俱乐部主要集中在各自的省会城市,像是湖北、吉林、四川、湖南等省份,呈聚集中心状,其实辽宁、山东、广东等省份也属于这种类型,不过除了省会之外,大连、青岛、梅州有着良好的足球传统,因而在省内形成两个足球中心。经济是造成两种类型的最主要原因,众所周知国内大部分省会都是省内的经济文化中心,江苏算得上是国内经济分布最为平均的省份,这也造成江苏职业俱乐部众多且分布于各地市的独特情景。

其实不只是职业俱乐部,校园足球的分布大多也是这两种类型。下面我们就从青训和校园足球的角度出发来讨论一下,两种不同类型足球的特点,分析一下江苏职业足球的困境背后,与其离散均衡型的青训模式是否存在一定关联!

离散型模式的球队相对分散,集中在某个区域内强队比较有限,球队要想进行高水平的比赛就只能通过赛会制的邀请赛、杯赛或者教练之间的约赛,不过好处在于这种升级的赛事会让小球员更容易获得知名度。而中心化的青训模式,强队分布比较集中,能够形成密集型的赛事规模,甚至能在周末形成稳定的联赛体系,这对球员个人的成长大有裨益。

长沙“德馨杯”校园足球联赛,创办于2008年,迄今为止已举办十余届。比赛创办之初,“德馨杯”原本只是长沙市雨花区德馨园小学的一项小比赛,但随着比赛的发展,目前已经吸引了长沙市里几乎所有开展足球运动的学校参加,而且湖南省内的众多市州城市学校足球队也慕名而来。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鲁能足校还对赛事进行了冠名,“德馨杯”更名为“鲁能·德馨杯”。对于一个城市的整体足球青训水平来说,拥有自己的联赛体系肯定是最完美的。鲁能青训的小球员高镜淳和谭景瑜在试训进入鲁能足校之前,都曾参加过天津和青岛当地的校园足球联赛。

当两种类型的校园足球模式到了初高中阶段,差异就变得更大了。江苏在过去有7支职业队,每支球队或许有自己的职业队或许与当地优秀的特色足球中小学合作建立梯队,苏宁在过去一直是江苏省内唯一一支顶级联赛队伍,但是苏宁对青训并不是很重视。没有重视青训的中超球队,使得江苏顶级的青训球员很多时候不会留在省内,留在省内也不一定去苏宁,其他职业俱乐部也会进一步导致江苏小年龄段最优秀球员的分流。

中心化青训模式则会让省内的优秀小球员相对集中地输送到省内为数不多的职业俱乐部,即使是像湖南这种只有湖南湘涛一支中乙球队的省份,球队对人才的吸引力不够,湖南出色的特色足球学校会选择和国内顶级的青训俱乐部合作,长沙德馨园小学早就成为了鲁能青训的校外人才输送基地之一。集中化的人才输送模式也保证了球员的成材率,在今年1月份的U22、U20、U18三级国字号梯队中,江苏籍的球员逐渐较少,而湖北籍和湖南籍的球员则呈逐渐递增。这也证明了中心化青训模式的好处。

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中心化的足球模式也并不少见,乌拉圭三分之二的人口居住在首都蒙得维的亚,乌拉圭甲、乙级联赛30支球队当中,其中有24支位于蒙得维的亚,这给乌拉圭国家队的集训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因为各俱乐部地理位置相对集中,乌拉圭足协和各俱乐部签订了协议,从U13到U20的乌拉圭队球员可以在每周一至周三离开所在俱乐部,到国家队位于首都蒙得维的亚的基地集训,周四至周日再回到俱乐部训练比赛。通过相对集中的人口和足球俱乐部分布,乌拉圭各级别国家队拥有了更为充足的集训时间,也使队员的配合和默契度增强。

毫无疑问,中国疆域辽阔,人口分布较为分散,离散均衡型的青训更符合中国足球的长远规划。但在目前中国足球基础较为薄弱的前提下,中心化青训模式就像当初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共同富裕”的经济策略一般,由中心化城市带动偏远城市足球基础的策略或许更适合现阶段的中国足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xxjpm.com/,都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