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塞·弗朗西斯科·德·圣马丁·马托拉斯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西班牙语:José Francisco de San Martín Matorras;1778年2月25日—1850年8月17日),拉丁美洲独立战争的领袖之一、杰出的军事统帅,阿根廷民族英雄

圣马丁生于拉普拉塔总督辖区亚佩尤,父亲是西班牙皇家陆军军官。1789年参加西班牙军队,任士官生。1808年至1811年参加抗击拿破仑军入侵的法西战争。西属美洲独立战争爆发后,于1812年返回阿根廷参战,1813年2月率部在巴拉那河畔的圣洛伦索击败西班牙船队。同年底赴图库曼接任北方军司令。1814年提出由阿根廷西部翻越安第斯山,先收复智利,再由海路解放秘鲁的计划。1817年2月率部翻越安第斯山,进军智利,解放圣地亚哥。1818年4月5日在迈波之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1820年8月率阿根廷、智利爱国联军经海路北上进攻秘鲁。1821年7月解放利马,宣告秘鲁独立,任“护国公”

José Francisco de San Martín Matorras

何塞·德·圣马丁在1778年2月25日生于西班牙殖民地拉普拉塔总督辖区(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巴拉圭和乌拉圭)乌拉圭河畔的小镇亚佩尤,他是土生白人胡安·德·圣马丁(Huan de San Martín)的第五个孩子(也是第四个儿子)。胡安·德·圣马丁是一名军官,曾任亚佩尤副都督,颇有政绩。

后来,圣马丁举家迁居布宜诺斯艾利斯,入小学就读。圣马丁8岁时(一称6岁),随家人前往西班牙,就读于马德里的一所贵族学校两年

1789年7月,圣马丁进入西班牙穆尔西亚步兵团为士官生,从一名枪手成为了轻骑兵。1791年随西班牙军队在非洲同摩尔人作战。1793年至1795年以尉官身份转入阿拉贡方面军,参与对法国的作战。1796年回到穆尔西亚步兵团,并随部进入西班牙地中海舰队,转而对英国开战。1801年与葡萄牙军作战。

1808年,拿破仑·波拿巴率10万法军入侵西班牙(参见法西战争)。在西班牙人民抗击法国的战争中,圣马丁参加了一系列重要战役。6月,圣马丁指挥一支骑兵分队进行伏击战,击溃了一支占绝对优势的法军。7月,作为联络军官参加贝伦战役,为西军取胜作出了贡献,被授予中校军衔,荣获金质奖章。

正是在这种戎马倥偬的战场生涯中,圣马丁的军事才干不断地得到了提高。他在实战中积累了陆战、海战、骑兵战术的丰富经验。

圣马丁在加的斯经常与留学西班牙的拉丁美洲进步人士交往,加入了当地的秘密革命团体“劳塔罗”。

1812年初,圣马丁返回祖国投身革命。1813年底,他被任命为阿根廷北方军司令,击退了殖民军的反扑,保卫了独立成果。

为了消灭秘鲁总督区的殖民军主力,保证拉普拉塔乃至南美洲整个地区的独立运动取得胜利,圣马丁提出变北上为西进的战略方案,即放弃从上秘鲁(今玻利维亚)进攻秘鲁的计划,改由阿根廷西部翻越安第斯山,首先收复智利,然后由海路解放秘鲁。为此,他辞去北方军司令职务,于1814年任库约省省长,晋为将军,以门多萨城为练兵基地,经两年多的时间,精心训练了一支约有5000人的“安第斯军”。他采取解放黑奴、与印第安人结成同盟等措施以发动广大群众。在这支军队里,被解放的黑奴占很大比例。

1817年1月,圣马丁和B.奥希金斯率安第斯军翻越安第斯山。向智利进军。1817年2月14日解放圣地亚哥。1818年2月12日,智利宣告独立。同年4月5日,圣马丁在迈普战役中击败西班牙殖民军,巩固了智利的独立。

1820年,圣马丁以智利为基础,组成了一支约4500人的“解放秘鲁军”,包括一支拥有24艘舰船的智利海军,圣马丁任舰队总司令。 8月,圣马丁率军从海上进军秘鲁,9月7日夜在皮斯科登陆,后又移师瓦乔,直指利马。1821年7月6日,西班牙总督率殖民军逃往东部山区,圣马丁解放利马。28日秘鲁宣告独立,圣马丁被推举为秘鲁“护国公”,成为秘鲁最高军政首脑

1822年7月26至27日,圣马丁与南美洲北部的“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瓜亚基尔会见,并进行两次秘密会谈,共商重大的军政问题,因意见分歧,会后返回秘鲁。

正当人们以无限钦佩的心情来庆祝圣马丁的胜利时,圣马丁却于1822年9月22日主动辞去阿根廷北方军总司令的职务,要求去较为偏僻的古乐省当省长,在那里,他组织与训练新兵,进军智利。

智利解放后,新政府任命圣马丁为最高行政长官,又被谢绝,而他接受的,是当时最艰难的工作:组织阿根廷、智利联合部队。以攻克殖民者的最后阵地秘鲁。最后,当圣马丁取得了赫赫战功,阿根廷人民准备热烈欢迎他时,他却悄悄地躲开了。

1824年2月10日,圣马丁携女儿搭乘一艘法国商船前往欧洲。4月20日,抵达,遭到法国政府甚至阿根廷驻巴黎代表的敌视。5月初,到达英国南安普敦,后前往伦敦,在朋友帮助下安身。此时,秘鲁国内传来了圣马丁要回秘鲁同玻利瓦尔开战的谣言,这使得他的精神受到巨大打击。圣马丁将资产捐出后,投资也收效甚微,只能维持清贫的生活。后来又移居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1828年11月,思乡情切的圣马丁搭船重新返回南美洲,于1829年1月15日到达巴西里约热内卢港。在获悉阿根廷拉瓦列发动军事政变后,便打消了回国的念头。2月6日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后,准备转经蒙得维的亚返回欧洲。离开前,圣马丁与战友奥拉萨瓦尔会面,谈到了自己的看法:“我的战刀,永远不会在内战中出鞘。”2月12日,圣马丁到达蒙得维的亚,受到乌拉圭政府的欢迎。在此期间,因政见不同且不愿卷入内战,他拒绝了拉瓦列回国共事的邀请,于4月底返回布鲁塞尔。1830年,法国、比利时接连爆发起义,圣马丁移居巴黎,在好友阿瓜多的帮助下,定居在巴黎附近的布尔日。

1838年,阿根廷与法国发生矛盾,关系一度紧张,法军舰队封锁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港口,断绝了阿根廷的对外贸易。圣马丁得知消息后,立即写信给阿根廷政府首脑罗萨斯,请求回国效力。但罗萨斯依靠英国斡旋,而非希望发动战争,所以只是去信慰勉圣马丁一番而已。1839年7月17日,罗萨斯任命圣马丁为阿根廷驻秘鲁共和国全权公使,被他谢绝。罗萨斯对阿根廷实行了近二十年的独裁,圣马丁对其暴行深感悲愤,曾在朋友及家人面前痛哭,愤慨道:“野蛮的家伙!他们还不满足对好人进行了十五年之久的迫害!”但他也不认同一些流亡者企图借法国的力量推翻罗萨斯政权的想法,甚至考虑在遗嘱中表达自己的立场,支持罗萨斯“保卫国家的荣誉和独立”的口号。

1846年初,圣马丁不幸中风,一度赴那不勒斯疗养。1848年,巴黎爆发“二月革命”,圣马丁举家前往法国滨海城镇布洛涅。

1849年11月,阿根廷同英国缔约停战,随后又与法国谈判。圣马丁得知这一消息后,在他逝世前不久的1850年5月写信祝贺阿根廷政府,向祖国表示了他最后的敬意。他说,他作为一个阿根廷人,充满了线]

圣马丁晚年深受心脏病、胃病及白内障等疾病困扰,最终在1850年8月17日于布洛涅逝世,终年72岁。

1880年,阿根廷政府派军舰将圣马丁的遗骨从法国接回,5月28日安放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主教座堂,实现了圣马丁生前“死在祖国的怀抱里”的遗愿。

圣马丁于1812年返回阿根廷,参与西属美洲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1813年2月,他率部在圣洛伦索击败西班牙船队。1814年提出变北上为西进的战略方案,即由阿根廷西部翻越安第斯山,首先收复智利,然后由海路解放秘鲁。1817年2月率部翻越安第斯山,进军智利,解放圣地亚哥。1818年4月5日在迈波之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1820年8月率阿根廷、智利爱国联军经海路北上进攻秘鲁。1821年7月解放利马,宣告秘鲁独立。

圣马丁在秘鲁担任护国公的一年多时间内,公布了一系列的法令,有利于打破地方封建割据局面,统一国内市场,促进秘鲁资本主义的发展。

1821年8月12日,颁布解放黑奴的法令规定:1、根据“生来自由”的原则,凡是独立后出生的奴隶的子女一律均为自由人;2、凡是参加一了爱国军的奴隶均为自由人;3、从外国来的奴隶,一踏上秘鲁的国土即为自由人;4、严禁奴隶的主人鞭打奴隶;5、奴隶的主人必须负担奴隶子女的供养和教育费用。

与此同时,他下令废除奴役印第安人的“委托监护制“、米达制(强制性的劳役制)、债务奴隶制;取消印第安人的人头税和私人徭役。对印第安人实行“和睦”政策,尊重其语言、习俗。

1821年9月28日,圣马丁政府颁布的“贸易法”,取消了秘鲁国内各地区的关税,开放口岸,与各国通商;严禁走私贩运;公务人员行贿、受贿或读职者将被处死。10月,成立“贸易法庭”,彻底变革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的贸易体制。

圣马丁重视发展文化教育事业,他说,“无知是专制政治最牢靠的支柱”,因此认为:“文化教育是打开富裕之门、促使人民幸福的金钥匙。我希望人人都从构成自由人的要素的书本中接受教育。”他指出“公共教育乃国家之第一需要”,并于1821年7月创办一所师范学校,8月28日设立国家图书馆。

他还下令实行“出版自由”,取消审查制度。但对滥用自由、违背公共道德、煽动暴乱、叛变者要依法制裁。

1821年10月8日,圣马丁颁布一项“临时法规”。这一“法规”被视为秘鲁的第一部宪法草案。“法规”宣告秘鲁为主权国家,是实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护国公执掌行政权;高等法院掌管司法大权;全国解放后即行召开立法会议。

圣马丁在政治思想上主张“集权”。他曾就独立后的阿根廷应采用的政府体制,有三种看法:1815年前,主张建立中央集权的共和制政府;1816年后,他同意建立“君主立宪制”政府;1830年罗萨斯上台执政后,他支持“强有力的人物”建立“强有力的政府”。

圣马丁提出过整个南美国家形成紧密的联盟,来实现独立自由的理想。这与拉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弗朗西斯科·德·米兰达的“西班牙美洲”理想及大美洲联盟计划不谋而合。而最终,玻利瓦尔系统地提出美洲一体化理论,并有计划有步骤地采取行动。

圣马丁在南美洲享有崇高的声誉,南美人民尊称他为“解放者”“祖国之父”“美洲历史上无双的英雄”,赞扬他是“美洲天空中一颗灿烂的明星”。

圣马丁无私、善良的手,轻轻揩干美洲母亲的泪水,给母亲带来自由与民主、独立与欢乐,消除了母亲300余年的痛苦与伤悲!胜利谁能比配?丰功伟绩如激动人心的春雷。何等值得自豪啊,祖国纯洁高尚的儿子!南美永远盛开的蓓蕾——圣马丁,最能使你万古不朽的,还是你激流勇退!

如果摇篮是祖国的话,圣马丁是阿根廷人,因为他降生在乌拉圭河畔;如果荣誉是祖国的话,圣马丁是智利人,因为在迈普平原上,他赢得了南美洲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之一;如果自由、法律和文明组织也都是祖国的话,圣马丁是秘鲁人,因为他是秘鲁的第一个统治者。(

在圣马丁离开秘鲁时,利马市政会赠送了给他第一代殖民者皮萨罗从西班牙带到美洲来征服秘鲁的旗帜,向自己的解放者表达了崇高的感情:在您的保护下,利马所代表着的人民,从西班牙的锁链中获得了自由。

在圣马丁身后多年,他被称为“最伟大的英雄,最有道德的公仆,最无私的爱国者”,史学界认为“圣马丁没有损害过任何人,却以基督的容忍,承受了他不该受到的攻击,而这竟是他退回到谦恭的个人生活中以后。从他的嘴里没有流露出损坏他人尊严的话,从他的笔下也不曾滑出过有害于名誉的诽谤。在所有这些方面,他是比玻利瓦尔和华盛顿更为伟大的”。(

还有学者评价道:在爱国自我献身的美德上,圣马丁是唯一能与乔治·华盛顿相比的;而在战略和战术的天才上,即在引导军队经历自然的和人为的、最为艰险的险阻上,又只有圣马丁可以同拿破仑汉尼拔相比。(

圣马丁的声望在中美洲、甚至北美洲都有一定的影响。和圣马丁同时代的、尤其是以后的年代里,北美各国的政界、军界、学术界对圣马丁都有着高度的评价。人们把圣马丁誉为“安第斯山的骑士”“南美洲的华盛顿”、“新世界最伟大的缔造者之一”。英、美学者在他们关于南美洲的专著中,高度赞扬圣马丁,并且公认,没有人象圣马丁那样更“值得被称作西班牙美洲的华盛顿”。(

美国政治家威廉·泽布朗·福斯特(William Z. Foster)认为圣马丁“可以放在世界最伟大的资产阶级革命领袖之列”,因为“西班牙美洲的每一个国家都有它自己民族革命的英雄”,而圣马丁却同玻利瓦尔等人一样,作为“总的民族解放斗争特出的象征,在整个拉丁美洲,……享有巨大的威望”。(

关于圣马丁的激流勇退,最直接是与举世闻名的“南北巨子”瓜亚基尔会谈相关。1822年7月25日,圣马丁来到瓜亚基尔,与南美洲北部的“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会谈。会谈的第二天与第三天,是在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任何第三者参与。因此,会谈内容也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但会谈结束后,玻利瓦尔未作任何透露,以后也未作任何回忆,而圣马丁也同样缄口不言,所以,这次秘密会谈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

人们对会谈内容作了各种猜测。从会谈前的气氛看,是和谐、愉快的。圣马丁到达港口时,玻利瓦尔的两位助手去迎接,玻利瓦尔在他要居住的宾馆欢迎他。在人民的欢呼声中,两位巨人紧紧地拥抱到了一起。但是,会谈结束后,圣马丁神情严肃,默默地走出了大厅。玻利瓦尔则带着一种神秘的表情,当通宵舞会在极度欢乐中进行时,圣马丁却悄无声息地与同行的一位将军不辞而别,返回了秘鲁。

返回秘鲁不久,圣马丁在“第一届国会”上,郑重而严肃地宣布辞去国家首脑和军队统帅的职务,决定不再拥有任何权力。并取下了他身上象征权力与最高荣誉的两色绶带,真诚地对议会成员们说:而今桂冠布满了整个南美洲战场,我的头颅却要躲避最后胜利的桂冠!我的心灵从来没有被甜蜜的感情激动过,然而今天却激动了我的心!对一个为人民的自由、民主、幸福而战的斗士来说,胜利的喜悦只能使他更加诚心诚意地成为使人民享有权利的工具……我异常高兴地见到了国会的成立,在这届国会上,我辞去我所拥有的一切最高权力!我今天讲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请所有议员先生都不要投我继续执政的选票!”

所有在场的人都非常吃惊,纷纷劝说圣马丁收回辞呈。但圣马丁意志坚决,从各个方面解释了他辞职的原因。不过,人们隐约感到,最主要的原因仍然是瓜亚基尔会议,可是,关于这点,圣马丁只字未提。他悄然离开了利马,又悄悄地坐船来到智利,随后离开祖国,远赴欧洲。他们会谈的内容和圣马丁引退的原因,至今仍是一个历史之谜。瓜亚基尔会晤,是拉丁美洲史研究中的一个争论课题。

1862年,为纪念圣马丁献身南美洲独立革命50周年,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政当局矗起了圣马丁骑在马上,抬起右臂,遥指安第斯山的雕像。时任阿根廷总统米特雷说:“在忘恩负义和忘却的昏暗长夜之后,圣马丁的荣誉终于如同美洲天空中的明星一般树立起来了。”许多参加过独立革命的战士出席了这个仪式。此地后来被命名为圣马丁广场。

圣马丁陵墓位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主教座堂,1880年圣马丁的遗骨自法国被接回阿根廷,5月28日安放于此

1899年10月,圣马丁的故乡亚佩尤建立了一尊置于三角形石柱上的半身亚佩尤圣马丁铜像。三角石柱高六米,用一块整石凿成,三面分别雕刻着阿根廷、智利和秘鲁的国徽。柱顶的铜像是用独立战争中缴获的殖民军大炮熔铸的。

1878年,阿根廷、智利和秘鲁三个南美洲国家共同纪念了圣马丁的一百周年诞辰,并尊他为三国共同的“祖国之父”。

在阿根廷、智利和秘鲁,甚至在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如墨西哥、哥伦比亚、委内瑞拉、乌拉圭等国,有大量纪念他的纪念碑、雕像,以及以圣马丁的名字命名的广场、街道、公园、建筑物、博物馆、学术研究机构、文化和福利设施等。阿根廷外交部所在的大厦便被称为“圣马丁宫”。

1978年,为纪念圣马丁诞辰200周年,阿根廷国家银行发行一枚铸有圣马丁头像的流通币。

阿根廷政府设有“解放者圣马丁大项链级勋章”,是阿根廷授予外国公民的最高荣誉。

1970年阿根廷电影《圣马丁将军传》:Alfredo Alcón饰演圣马丁;

2010年阿根廷电影《圣马丁:穿越安第斯山脉》:罗德里戈·德拉·塞尔纳饰演圣马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xxjpm.com/,都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